看咸陽食藥監局如何整合食品檢驗檢測資源

發布時間: 2016-12-07     發布人:   發布機構:靠譜質檢

1116日,國家食品藥品監管總局規劃財務司組織中國國際工程咨詢公司、國家食品安全風險評估中心的多名專家赴陜西省咸陽市,調研該市縣級食品安全檢驗檢測資源整合工作。咸陽市跨縣區、跨層級的一干四支垂直管理模式受到專家組的高度評價。

咸陽通過跨縣區、跨層級地整合縣級食品安全檢驗檢測資源,以一干四支垂直管理,較為成功地解決了縣級檢驗檢測機構小、散、亂、弱、癱的問題,在減少政府投資、壓縮人員編制的同時,還大大提高了工作效能。專家組成員、國家食品安全風險評估中心研究員李業鵬在調研后說。

困境:小散亂弱癱五大痼疾

咸陽市轄1(縣級)210縣,總面積1萬多平方公里,總人口497萬,食品工業是全市支柱產業之一。

一方面是咸陽食品監管任務重,檢測體量大;另一方面又是縣級食品檢驗檢測機構處于小、散、亂、弱、癱的狀態。咸陽市食品藥品監管局局長趙更昌說。

趙更昌介紹,全市縣級食品安全檢驗檢測資源分散在原來的質監、工商、食藥監、衛生、農業等部門,幾乎是縣縣有機構,行行有攤子,數量多達46個,規模小不說,其中取得食品檢驗檢測資質的僅有2個,參數32;取得農產品檢驗檢測資質的僅有3個,參數65項。雖然46個機構有工作人員296人,但由于各機構同時還有其他職能,所以專業從事食品檢驗檢測的人員很少。在整合過程中,最終劃轉的、符合條件的只有32人。趙更昌說。此外,儀器設備雖然配備到位,但大多長期處于閑置狀態。如質監部門曾經普遍配置的液相色譜儀,幾乎沒人會用。趙更昌直言,縣級食品檢驗檢測機構的這種失位無為,嚴重制約食品安全監管。

事實上,咸陽市面臨的困境并非個案。2011年,國務院食安辦組織的全國檢驗資源調查發現,基層檢驗資源分散、檢驗能力薄弱、設備和人員利用率低、重復建設等問題較為突出。這一現象引起國家領導人的高度關注。開展縣級食品安全檢驗資源整合試點被列入《國家食品安全監管體系十二五規劃》重點項目。國家總局也于2014年、2015年先后啟動了兩批試點,涉及212家單位。

咸陽市是第二批試點單位。為力破困境,在總局規財司和陜西省食品藥品監管局的支持幫助下,咸陽市提出整市推進片區化檢測,結合該市南密北疏的地域形態和南工北農的食品產業發展特點,對市縣兩級食品檢驗檢測機構進行跨縣區、跨層級整合,構建全市食品藥品檢驗檢測一干四支垂直管理的新格局。

藥方:一干四支垂直管理

所謂一干四支垂直管理,就是跨縣區、跨層級打破原來11個縣的食品檢驗機構行政隸屬關系,將其合并上劃為由市級垂直管理的4個區域性分中心,形成以市食品藥品檢驗檢測中心為龍頭,4個區域性分中心為分支的布局。

我們調研發現,在縣級食品安全資源整合工作中,轄區人口數應作為主要考慮指標,以80萬為基數,即縣域人口達到80萬以上的,可單獨設立檢驗檢測機構;相鄰縣人口相加達到80萬以上的,則宜選擇地理位置優越、交通便利、產業基礎較好的縣設立區域性檢驗檢測中心;地域廣、人口少、產業弱、檢驗需求量不大的縣,不建議單獨設立檢驗檢測機構,應著重加強市級食品藥品檢驗檢測機構建設。趙更昌說。

根據這一調研結果,咸陽市撤銷了原11個縣的檢驗檢測機構構,確定成立涇三淳(覆蓋涇陽縣、三原縣、淳化縣)、彬長旬(覆蓋彬縣、長武縣、旬邑縣)、乾禮永(覆蓋乾縣、禮泉縣、永壽縣)、興武(興平市、武功縣)4個正科級建制的區域分中心,由市中心垂直管理。以彬長旬區域分中心為例,彬縣人口32萬多、長武縣人口17萬多、旬邑縣人口26萬多,區域分中心設在人口最多的彬縣,而旬邑縣和長武縣到達彬縣的距離不過1.5小時車程。

在撤銷原有縣級檢驗檢測機構的同時,咸陽市收回編制140個,確定4個區域分中心100個編制,即每個分中心有編制25;在這25名編制中,每個分中心設1個正高級、3個副高級、10個中級職稱技術崗位。在對符合條件的32名原縣級檢驗檢測機構人員進行上劃后,咸陽市已公開招聘了43名大學本科以上(研究生13)專業技術人員。

值得一提的是,咸陽市在資源整合過程中還突出了技術互補,即這4家區域分中心除具備常規檢驗檢測能力外,還各有其個性化的一面。以涇三淳區域分中心為例,鑒于涇陽縣是羊乳粉生產大縣,涇陽茯茶是地方特色產業,因此,該分中心還將重點打造乳及乳制品、茶葉等全項目檢驗能力。李業鵬贊道,這種技術互補進一步推進了資源的整合。

在咸陽市食品藥品檢驗檢測中心主任任挺看來,咸陽市已基本形成人員集中調配、經費集中使用、資產集中管理、技術相互補充、信息互通共享的食品安全檢驗檢測五位一體總布局。

成效:全面提高監管效能

李業鵬認為,咸陽市跨縣區、跨層級整合的一干四支垂直管理模式,破解了此前基層檢驗檢測機構面臨的諸多難題,大大提高了監管效能。對此,任挺也深有體會。

首先是吸引了人才。任挺直言,在整合前,基層檢驗檢測機構由于條件苦、晉升難、待遇差,普遍存在引進人才難、留住人才難、用好人才難的問題,行政后勤人員數約是技術人員的1.8倍。整合后,各區域分中心隸屬市級管理,人才能上能下,晉升通道暢通,成長機會多。在今年區域分中心公開招聘時,43個崗位吸引了1600余名專業技術人才踴躍報名,且新聘用人員全部為專業技術人員。任挺很是驕傲。

其次是節約了資源。整合前,如果11個縣質監、食藥監等部門分別建設檢驗機構,按有關建設標準,總投資將達到1.76億元。整合后,4個分中心總投資7000萬元,節約建設資金超億元。整合前,11個縣級機構編制140個,整合后編制為100個,節約編制40個。整合前,各縣都要對檢驗機構投入大量運行經費和監督抽檢經費,極易造成重復抽檢、機構空轉等問題。整合后,抽檢計劃實行全市一盤棋,有效避免重復抽檢,節約了財政資金,實現了省錢節編。

第三是提升了能力。整合前,各縣級檢驗檢測機構普遍未取得食品檢驗檢測資質,存在小、散、亂、弱、癱五大痼疾。整合后,每個分中心將具備食品常規檢驗檢測能力和地方特色食品檢驗檢測能力,年檢驗檢測量不低于3000批次。

以前11個縣級的檢驗檢測機構是干不了什么活兒。我們做過測算,如果一家縣級檢驗檢測機構10個人,真正做檢測的最多2個人,且這2個人還只能做做快檢?,F在,各區域分中心行政后勤人員數量將控制在單位總人數的20%以內,工作效益將顯著提升。任挺說。

還有就是強化了管理,樹立了威信。整合前,原縣級檢驗檢測機構由當地管理,有時難以保證檢驗檢測結果的公正性,給食品安全監管帶來隱患。整合后,實行垂直管理,能夠有效避免多方因素干擾,保證了檢驗檢測結果的科學公正。

欧美中日韩免费观看网站